贾宝玉的直感生活 - 教育学教材

记者 A级电影


 这里节选关于贾宝玉的一段,以见作者论人之一斑。宝玉“爱博而心劳”;而这种爱,如王昆仑先生所述,是出之以直感的。这对于理解贾宝玉、理解《红楼梦》、理解曹雪芹,都是一助。

 王昆仑撰述该书时,他的“文艺方法论”是历史唯物主义的;人性的、人道的、人文的思想和方法,还不在他的视野里。作为读者或者论者,对此,自然不待言。

贾宝玉是近二百多年颇有魔力的小说人物之一。他是一个真正的艺术A级电影典型。这个典型所以能够比别的贵族少年更多地博取人们的挚爱与悲悯,是因为他以直感生活抗拒了他所处的时代。

贾宝玉是作者笔下最富自己主观色彩的人物。他是贾府家系的命脉,是恋爱故事的中心,也是人生哲学的说教者。作者以宝玉来反映贾氏家族的命运,反映许多女性的情感生活,反映当时贵族阶级优异青年的一种特殊的世界观,并且以宝玉的尺度批判着书中的许多人物。

宝玉杜绝了进退应对、庆吊往还的人事,躲避开圣贤经传忠孝节义教条的学习,外铄的社会规范在他身上已所余无几。他执着地开辟着自己的生活环境,追求着自己的生活情趣。他的生活是很特殊的,衣食享受既无以复加,他就无限度地向着性灵生活方面去翱翔。环境决定了使他成为那么多女性中的惟一男性,他永远被许多女性所娇宠、所包围、所争取,随处随时都是娇媚的眼睛和温热的心。所以作者说他从搬进大观园之后,“心满意足,再无别项可生贪求之心,每日只和姊妹丫鬟们一处……以至描鸾刺凤,斗草簪花,低吟悄唱,拆字猜枚,无所不至”。忘形惬意于“女奴翠袖诗怀冷,公子金貂酒力轻”,“枕上轻寒窗外雨,眼前春色梦中人”的温柔乡里,宝玉如果还有什么对人世的企望,那便是想使这种生活延续到自己死灭为止。

编辑:教育学教材

审核:A级电影

2020年11月16日 A级裸毛片

最新更新